分类 华宇代理 下的文章

  新华社北京11月27日电 题:“史上最严停牌新规”来了 向任性停牌说“不”

  新华社记者刘慧

  近日出台的“史上最严停牌新规”备受市场关注。证监会上市部相关负责人指出,随着细则的完善出台,上市公司将更加审慎地对待停复牌,完善自己的公司治理,从而推动上市公司质量整体提升。

  该负责人表示,停牌新规是在资本市场系列改革的基础上推出的,有助于市场发现真实价格,保障投资者的公平交易权。业界认为,“史上最严停牌新规”来了,正式出台后有望根治A股市场上“随意停”“任性停”“长期停”的乱象,引导市场向停牌乱象说“不”。

  “以不停牌为原则、停牌为例外,短期停牌为原则、长期停牌为例外,间断性停牌为原则、连续性停牌为例外。”证监会6日发布相关指导意见,剑指困扰A股市场多年的任性停牌乱象。仅仅半月余,沪深交易所开始对相关业务指引公开征求意见。

  两大交易所发布的指引从减少停牌事由、压缩停牌期限、强化信息披露、完善停复牌监管等角度着手,对上市公司停复牌业务进行重点规范。

  相关指引的征求意见稿明确,仅允许以股份支付方式支付交易对价的重组停牌,且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筹划控制权变更、要约收购等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例外事项停牌时间原则上不超过25个交易日。筹划不涉及发行股份的重组、非公开发行股票、对外投资、签订重大合同等事由,将不再停牌。

  随着监管部门释放从严治理任性停牌的信号,A股市场停牌“生态”出现明显变化。市场数据显示,截至26日A股停牌公司数量为32家,不到全部上市公司数量的1%。因“涉及重大事项”停牌的银亿股份,因未能按要求回复深交所发出的问询函、关注函和监管函,20日被强制复牌,成为A股市场上首例,也不可避免地“迎来”持续下跌。

  “上市公司的股价是存在比价效应的,在其他上市公司股价下跌的背景下,停牌的上市公司复牌后,补跌往往变得不可避免。如果把停复牌制度作为避免公司股价下跌的‘挡箭牌’,往往会积累个股风险。”业内专家分析,借助于停牌规避股价下跌带来的风险,成功的案例很少见。例如,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中出现千股停牌,但复牌的个股亦纷纷补跌。

  证监会上市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一般来说上市公司停牌主要为了保证信批公平与提示重大风险等。然而,在A股市场中停复牌的功能不断被“加码”:防范内幕交易、信息保密、发行锁价甚至是规避下跌……“既增加了市场交易阻力,也弱化了市场的流动性”。

  该负责人说,随着资本市场并购重组等制度的改革,优化了市场化定价和调价机制、简化了重组预案的披露内容,为治理停牌乱象、升级停牌制度打下基础。停牌制度的完善,坚持了资本市场市场化改革,切实保障了投资者的交易权,同时也为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风险奠定了基础。

  海口11月24日电 (记者 洪坚鹏)国际戏剧协会(下称ITI)70周年庆典暨首届海口戏剧周活动23日晚在海南海口举行。

  此次活动主题为“保护文化遗产,追求艺术创新,在多样性中联合”。ITI于1948年由戏剧与舞蹈领域的专家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共同创立,它致力于打造一个使表演艺术及其艺术家蓬勃发展的社会。其是少数拥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方合作伙伴资格的非政府组织之一,总部在三年前搬迁至中国上海。

图为国际戏剧协会主席穆罕默德·赛易夫·阿夫哈姆致辞。 骆云飞 摄图为国际戏剧协会主席穆罕默德·赛易夫·阿夫哈姆致辞。 骆云飞 摄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副总干事曲星为ITI70周年庆典录制了视频贺词。曲星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ITI一致认为戏剧是促进跨文化对话和可持续发展的有力手段,其在人类文化遗产中占据重要地位。ITI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官方非政府组织合作伙伴,体现了前者的中心价值观——和平、对话、创造力。

  ITI主席穆罕默德·赛易夫·阿夫哈姆在致辞时表示,艺术是社会正面发展与变革的驱动力,无论当今世界形势如何变化,ITI坚持其原则,贡献戏剧的力量的做法70年未曾改变。“70周年的庆典不该仅仅是对ITI过去成就的回顾,更应该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当晚,捷克艺术家拉迪姆·维萨利,中国表演艺术家裴艳玲、古琴艺术家乔珊、昆曲艺术家张军以及来自古巴、法国等国的艺术家亮相表演。

图为古巴艺术家表演。 骆云飞 摄图为古巴艺术家表演。 骆云飞 摄

  海南省副省长苻彩香表示,ITI70周年庆典暨首届海口戏剧周活动在海口举行,为正在举办艺术节的海南增添了国际元素。海南对打造一流文化交流平台持积极态度,希望未来与ITI有更多交流与合作,共同推进表演艺术的发展。

  为了庆祝创立70周年,ITI在全年举办各类庆祝活动并将2018年命名为“国际戏剧协会之年”,向70年来对ITI以及表演艺术发展作出卓越贡献的各界人士致敬。(完)

  客户端北京11月22日电(袁秀月)《名优之死》被称为田汉在艺术上最为完整的剧作,也是一部“将美进行毁灭”的悲剧。1957年、1979年,《名优之死》两度登上人艺舞台,人艺的老一辈艺术家童超、于是之、金雅琴都曾参与演出。

  今年是田汉诞辰120周年,接近年末,北京人艺也将今年的收官之作留给了这部《名优之死》,闫锐、李小萌、杨佳音等清一色年轻演员出演。

  北京人艺院长任鸣说,虽然这部戏创作于90多年前,但它所讲的戏班规矩、艺人气节、做人做戏的纯粹等,在今天仍具有现实意义。

《名优之死》演出剧照网页截图:《名优之死》演出剧照

  民国初年,京剧名优刘鸿声,早年演出轰动一方,到了晚年却因剧场萧条而失望,悲惨地死在台上。这个真实的悲剧,给田汉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之后,他便把它写进了剧本中。

  在《名优之死》中,京剧演员刘振声注重戏德、戏品,对待艺术严肃认真,并精心培育了刘凤仙这样的后起之秀。但是,刘凤仙在小有名气之后却心猿意马,成了流氓绅士杨大爷的玩物,背叛了先生为之呕心沥血的戏剧事业。刘振声贫病交加,忍受着恶势力的迫害,又眼见艺术被蹂躏、艺术人才被摧残,终于心力交瘁。

  《名优之死》讲的是梨园行的故事,自然离不开戏曲。在舞台作品中,戏曲元素进话剧屡见不鲜,但在该剧中,戏曲不只是一种元素,还是剧中的内核,观众既是在戏中,又是在戏外。

  为了能把剧中的戏曲元素体现得更地道,除了训练的老师,剧组还专门邀请了两位外援参演——张火丁老师的琴师赵宇和青年京剧演员刘宸。

北京人艺院长任鸣。李春光 摄北京人艺院长任鸣。李春光 摄

  “让熟悉京剧的人看到京剧在话剧中,让熟悉话剧的人,看到话剧里有京剧。也让观众看到我们青年一代的话剧演员是有真本事的。”任鸣说,他同时还担任该剧的导演。

  青年演员闫锐饰演刘振生,虽然有戏曲功底,但他仍表示压力不小,尤其在身体负担上,比排其它话剧都要大。

  “我原来是唱花脸的,剧中的刘振声是文武老生,行当不一样,功夫不一样,每天都需要再重新练功。又要唱又要打又要演,很吃功夫。”他说。

闫锐、刘宸表演剧中片段。李春光 摄闫锐、刘宸表演剧中片段。李春光 摄

  而对刘振生这个角色,闫锐认为,他可能并不完美,但是他追求的是纯粹的艺术。

  “我们现在可能不理解他为什么选择死亡,可能和他的理想、精神,脾气有关,包括他性格上可能有一些局限性,比如倔强,所以导致了他的选择。”

  除了是主演,闫锐还和任鸣一起担任该剧导演。剧本是90多年前写的,以往的演出除了一些演员的记录,也没有其他资料,到了闫锐面前完全是一个新的课题。

  在二度创作过程中,他们融入了很多新的东西,“包括文本上的,原来时间并不长,我们给它增加了一些内容,包括原来没有展现的前台的表演,也融入了很多戏中戏”。

演员表演剧中片段。李春光 摄演员表演剧中片段。李春光 摄

  任鸣导演则负责总体的把握,这部戏表达什么?规矩、传承、气节,这都是他拎出来的。还包括剧里的金句,比如那段,刘风仙说:“我认为唱戏是为了活着。”刘振生则回道:“我活着是为了唱戏。”

  在《名优之死》中,李小萌饰演刘风仙,之前毫无戏曲基础的她直言不轻松。

  由于刘凤仙是个大青衣,李小萌早两个月就开始了台下的练习。虽然有唱歌功底,但学习起来也很难,因为唱歌和唱戏的技巧不同,发声位置也不同,一下子很难改过来。

闫锐、李小萌表演片段。李春光 摄闫锐、李小萌表演片段。李春光 摄

  在角色上,李小萌认为,刘风仙并不是单纯的好或坏,她很立体。

  “她也希望有人能给她更好的舞台,但是另一层面,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可能需要结婚生子,还有自己的生活,有时候不想唱了,可是只有在戏里才能做自己的梦,所以她很纠结。”

  李小萌说,她不想刻意把真实的东西美好化,也不想把刘风仙演成一个完美的傻白甜。

  虽然演过不少话剧,但对于李小萌来说,出演刘风仙仍然很重要,她也更珍惜这个角色,因为这个戏是她从头开始参与的,就像孕育孩子一样。(完)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国际新闻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