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向虎山行的历史借鉴 焦点新闻 南方网

  武松因打虎而得都头之职,东莞辖区警长将因“打虎”不力而失“都头”之职。得失都源于老虎,让人不得不重新检阅武松、李逵打虎经验。

  话说那日,武松多喝了几碗公务接待专用酒,醉眼蒙眬间,上得井阳岗来,不提防遇一斑斓吊睛大虫,遂挥拳痛击,虎毁人存。因打虎有功,县衙主导舆论正面宣传,骑马游街,以打虎英雄称之,并晋升为都头,其职位相当于今日一地之警长。

  打虎之后,武大郎依然卖烧饼,因其烧饼中加了“虎料”,生意颇为昌隆,走街穿巷,天天听些市民言论,留在耳朵中带回与弟弟共参详。

  有市民甲说,这咬人的大虫原非天降,实有母亲的。因图觅食之便,其母另占一山头,将此山头交给儿子打理,只是隔三差五来吃点小虎的奉饷。

  市民乙说,这虎初来之时,疲弱不堪,专挑小动物捕杀,不敢有伤人类,直到长成,才敢于向人下嘴。言下之意,颇为养虎成患而悔之。

  武松听后,百感交集,正欲大展拳脚,却不料尔后的事情发生变故,就再也没有机会研讨打虎经验,传授打虎心得,任由那母虎独占一山,养虎育雏,生吃人类。

  好不容易上得梁山,与黑李逵交流,黑李逵学得经验,在后来的与虎搏斗中,不仅仅斩杀幼虎,还痛打母老虎,一举绝了虎的生产基地。历史平静了好几百年,可谓不闻虎啸久矣。

  时光流转,不经意间,“老虎”潜入东莞来,吃人吞财,为害甚剧。东莞警方为此震惊,勒令打虎,责令一个辖区内有“虎”超过15只,将该辖区警长之职免了。历史就是如此惊人地相似,武松因打虎而得都头之职,东莞辖区警长将因“打虎”不力而失“都头”之职。得失都源于老虎,让人不得不重新检阅武松、李逵打虎经验。

  其一,打虎零容忍,哪怕井阳岗上仅一只虎,也照样发出公示,号召打虎有奖。

  其二,打虎须及时,打虎于未壮之时,尤其要切断大老虎与小老虎的利益供奉关系。

  其三,打虎应彻底,避免形成虎群效应,否则一发不可收拾,虽用大力气打虎5000,亦自损虎将一员,诚为不值。

  东莞“打虎”,就应吸取历史经验,切断“老虎”收路费的途径,毕其功于一役,端掉“虎窝”。如此,东莞“打虎”才能做到让百姓安居乐业,又自避吆喝虎皮膏药之嫌。



您可能也会喜欢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