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最火爆愚人游戏:币圈大逃杀  | 小巴看一周

送你一个愚人节故事。

巴九灵 来源:吴晓波频道

ONE

人物

凌晨5点,恐怖K线图再次出现。

短短1个半小时,数字货币交易平台OKex上,爆破多头46万个比特币的期货合约。在跌到最低点后,K线图瞬间又拉涨10几个点,导致部分空头也被爆仓。

用户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爆仓,但系统异常,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3月30日凌晨,币圈一夜无眠。

六天前,3月24日,杨勇带着敌敌畏,第二次站在了OKCoin的大门口。

在楼下,还站四个人,拉着横幅,上面红底白色写着:乐酷达(OKEX/OKCOIN)的徐明星,还我血汗钱。

如果有行人经过,一定会问,徐明星是谁?虽然在币圈,他的确算得上是一位“大牌”,但是在币圈之外的人,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位“明星”。

在创办OKCoin之前,徐明星就是一位连续创业者,做得最火的,大概就是你找资料时一定搜到过的“豆丁网”。他最有名的语录,是这个3月初响应周小川的答记者问,在OK集团内部表示“未来随时捐给国家”。

徐明星一定不知道,在接下去的几天,OK集团将从财经领域中最小众的币圈“脱颖而出”,变成了一条散发着敌敌畏气味的社会新闻。

徐明星是裁判,还是庄家?徐明星是裁判,还是庄家?

“要么扳倒这家公司,要么在这里结束生命。”

不少前往OKCoin进行维权的人,心中都抱有这样一个打算。AI财经社的记者在OKCoin门口呆了一下午,就见到了两个闹自杀的维权者。

他们都是通过OKCoin在OKex上进行虚拟货币期货投资的用户,却因为平台出现极端交易行为、账户异常等问题,血本无归。带着敌敌畏出现在OKCoin门口的杨勇,损失1100万,妻离子散。

有维权者透露,自己不得不把共享单车中的押金悉数取出,才凑足来北京维权的车票。

根据这些维权者说法,巨变往往发生在几个小时内——通常是OKex系统故障账户异常,无法进行交易操作甚至无法登陆,而“恰好”在这段时间,K线图出现异常交易,等账号恢复后,他们发现,自己账户上原本盈利的单,已经被平掉了。

而更可怕的是,当他们想重新去翻找自己的交易记录时,却发现记录全部被删除;当他们联系客服时,又被OKCoin和OKex “踢皮球”,且因OKex注册地在海外,维权困难重重。

国内账户可以通过OKCoin在OKex上投资国内账户可以通过OKCoin在OKex上投资

“爆仓的时候觉得进了地狱,接触OKCoin的人,觉得又往地狱下了一层。”愤怒的人们集结起来,一波一波汇聚在OKCoin总部,得知徐明星这次不会出现,闹着要跳楼的维权者再次冲向了窗户。

维权没有结果。四天后,杨勇等人从北京冲到了江苏,找到了徐明星的老家,在其88岁爷爷奶奶的门外泼红漆、送冥币,并闯入其家中强行抢夺物品。

3月30日,OK集团发布回应,指责AI财经社报道失实,并认为“所谓‘维权’事件是一场以勒索为目的的聚众滋事,……把数字资产交易损失包装成被坑害的假象。”

在一个月前,徐明星以受害者的身份,发了一条朋友圈:

“神奇少女王凯歆是典型的诈骗,请大家立即报警。”

98年的王凯歆一度是资本和媒体追捧的热点98年的王凯歆一度是资本和媒体追捧的热点

这位为了创业从高中辍学的98年“神奇少女”,曾是备受关注的创业明星。但是不到一年的时间,便被指控挥霍了600万融资款,创业项目一片狼藉。去年12月,她在朋友圈宣布进入币圈。

一个月前,是王凯歆最活跃的时候,她的朋友圈总是在热烈地发布项目。因为曾在大众媒体上出过名,即便不是那么好的名声,她还是轻易获得了很多人的信任,把价值几十万、几百万的钱和代币交给她:“她是公众人物,肯定不会跑吧。”

王凯歆宣称自己手上有OKCoin的私募额度,先到先得。“不要跟我说OKB没有私募,那是因为你没有渠道。”

在徐明星申明OKB没有私募,呼吁大家报警抓她后,王凯歆找人牵线拉了个群,向徐明星道歉,“可能是我们对接的渠道有问题”。

王凯歆和徐明星的微信记录王凯歆和徐明星的微信记录

然而,就在前两天,有传言说,王凯歆跑了。因为她手上一个名为SAY的项目,在换成新币上线交易后价值归零,于是她找SAY维权,投资者找她维权。

有人受雇去连云港机场堵截“代投少女”王凯歆,结果,“眼睁睁看着一个身着风衣,面戴口罩及帽子的人从面前走过。”

如今,她的手机已经是“无人接听”状。

而在一个月前找王凯歆维权的徐明星,正在被拿着敌敌畏上门维权的人逼得焦头烂额。

3月30日,凌晨过后,K线图恢复正常。

有人发了一条,认为OK集团正处于风口浪尖,如果还刻意操作,实在是不合情理。所以,要么是OK平台的系统有问题,要么就是另有一条隐形巨鲨制造了这海啸般的K线图。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吃鸡游戏”中,每个人的目标就是干掉别人

这就是一场零和博弈,当没有真正的价值被生产出的时候,每个人的收益都意味着他人的损失。所以参与其中的人,都想方设法拿到最好的资源和装备,然后——干掉别人。

游戏里的人,永远不知道自己会被从哪里飞来的子弹打死,他们只相信,自己会成为最后的吃鸡赢家。

于是,无限次地点开“开始游戏”。

币圈夜夜无眠。

杨勇第一次找OKCoin维权的时候,创始人徐明星对他说了一句话:

“下次,你带两瓶敌敌畏来,我和你一人一瓶干了。”

杨勇第二次去的时候,只带了一瓶敌敌畏。不知道在他心里,这瓶敌敌畏,究竟属于谁。

TWO

数据

《中华遗嘱库白皮书(2013-2017)》显示:在8万余份遗嘱中,47.74%是独生子女家庭,30.94%的老年人立遗嘱的原因是担心未来子女办理财产继承手续困难。

99.93%的老年人选择中华遗嘱库范本中的“防儿媳女婿”条款:在遗嘱中规定继承人所继承的财产属于个人财产,不属于其夫妻共同财产。

其中子女直接继承的为33.53%,配偶互相继承后由子女继承的比例是27.07%,直接给孙辈的比例为13.58%,先给子女后给孙辈的比例为23.02%。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